Close MenuOpen Menu
未分类

麻豆传媒模特视频

暗夜如幻,寂静如斯!

“大哥,你的意思兄弟我明白!可,可这样的事情也不是咱们的错!毕竟绿珠再美,现在也是身在凤云宫中!而说起来,那贾谧也是凤云宫的人!这些事儿怎么这么乱,有时候越想越是糊涂!”

“也对,你这个禁军大统领,分析也都有道理!不过,就怕这个贾谧已然脱离了凤云宫的控制,也未可知啊!”某一刻,依旧是在禁军的大营中,但此时的靳商钰却是心情比较复杂。&毕竟刚刚凌云的话还是让他想到了很多。

就这样,围绕着如何对付刘琨、吴华宇,还有那个富可敌国的石大官人,靳商钰也是与凌云做了深入的探讨!

不过,最终二人还是得出了暂观其变的结论。

“算啦,你说的也有几分道理!不管怎么说,现在分析也只是停留在猜测之上!如果人家根本没有这回事儿,那咱们兄弟不是冤枉了他们!”

“大哥,其实有些时候冤枉一些也不要紧,就怕他们真的有什么大阴谋,那才是最可怕的!”

“臭小子,刚刚你还说别冤枉了人家,现在就改了主意!好啦,哥哥知道你的心思!睡吧!再不睡,天就亮了!”感受到凌云的情绪变化后,靳商钰的身形也是快速的一展,便离开了凌云的营帐。

这边凌云如何辗转难眠,暂且不提,单说此时的靳商钰,因为与凌云进行了一次长谈,也是对自己的“靳军”有了新的认识。

当然了,通过交谈,靳商钰也是拿定了主意,那就是稳中求胜,不一味的先发制人!

“娘的,看来这刘琨等人还是不好琢磨啊!还是慢慢观察吧!如果有什么变化,老子再做决定吧!”某一刻,就在靳商钰一个人在暗夜中潜行时,他的心中也是在不断的琢磨着现下的局势。

一夜无话,当翌日清晨缓缓而至时,真龙殿中的早朝已然拉开了大幕。

海边的风

“各位爱卿不必客气,有事儿就说吧!朕今天身体有恙!”

“那个,原来万岁爷今天不太舒服啊!那,那臣等可不应该多说什么了!”

“好啦,朕只是一种感觉而已!贾爱卿不必如此!你们有什么事儿只管说来便好!”

“启奏陛下!臣有本奏!”

“哦,原来是李爱卿啊!不知道爱卿今日有何要奏!”见站在群臣前排处的李肇率先发话了,那皇帝司马衷也是微微一笑说道。

“启禀陛下!臣得报,今年的收成总体还是向好的!但也不能够排除有大的灾害!”

“哦,李爱卿说的是农事啊!这是好事儿,一定要做好!不知道你想说什么!”

“臣的意思是想请示吾皇要不要派出特使监督各地的秋收之事!”

“万岁爷!李大人说的太过了!农事农事,本就是农民的事儿,只要他们好好的劳作,一切无虑,又何必非要派人督办呢!真是小事儿大办了!”就在龙座之上的皇帝司马衷还没有回复的时候,那贾谧已然率先表达了自己的观点。

面对贾谧的反对意见,那李肇也没有急着表达什么,只是缓缓的站到了一旁。其实这样的举动也是出乎群臣的意料。

“这个,既然两位爱卿还有不同的意见,那,那就以后再议吧!毕竟距离秋收时节还有些时日吗!”

“臣遵旨!”

“臣李肇遵旨!”

“好好好!两位爱卿能够如此重视大局,这很好!诸位爱卿还有奏本吗!如果没有,那,那就散朝吧!”说到最后,龙座之上的皇帝司马衷也是缓缓的站起了身形。

看到人家皇帝老子都要走了,众臣也是山呼万岁后,便各自散去。

就这样,一个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早朝也是这样的缓缓滑过。

不过,就在众人都没有什么大的想法之时,刚刚回到自家府院的贾谧却是怒气上涌!

“你,你不是说他们俩会在早朝之上对质吗!不是说他们之间已然是水火不容了吗!为何现在却是相安无事!更为可笑的是,那个靳商钰竟然连早朝都没有去!”

“大人息怒啊!那一日,在城南山谷中,他们确实发生了激烈的对抗!也许还有别的什么事儿吧!”

“屁话!以后没有准确的情报不要乱报,否则你知道后果的!”

“是!小人知道了!”

“知道就好!不过,也许是咱们低估他们了!算啦,华宇,你起来吧!估计现在的统兵将军府又要办公了!如果去晚了,他们也会怀疑的!”说到最后,那贾谧仿佛一下子想到了一些什么,所以整个人的情绪也是变得和缓起来。

当然了,那刚刚来到这里的吴华宇也是吓的脸色发青,因为他知道这一回的失误,完是因为他自己的判断失误造成的。

其实也不能够怪吴华宇,谁让靳某人与刘琨那么快就变了个话题,不管是表面上的和好,

还是真的有几分情感,总之这里最为吃惊与受伤的便属他吴华宇了。

就这样,因为早朝之上,根本没有出现贾谧想要看到的局面,所以吴华宇也是被狠狠的训斥了一回。

这边贾谧气恼不说,单说此时的统兵将军府,还真如贾谧所言,已然进入到了汇报训练情况的时候。

“诸位将军,你们且说说,这些时日有何收获!”

“回将军的话,我部已然连续两次夺得第一军的乌金之牌,为何这一回却在关键时刻取消了夺牌计划!”

“哦,小将军治军有方,我刘琨自然心中有数!只不过,你们也看到了,随着训练强度的上升,现在的对抗,太容易出现伤亡了!所以,所以靳商钰大人便当场叫停了训练!你说是吧,靳大人!”

“娘的,好你个刘琨,竟然一转眼的功夫,就变了心思,还把这个责任推到了老子身上!也罢,本来老子不想与你们周旋这些乱事儿,既然如此,那就说说吧!”某一刻,就在统兵将军府的中军大帐内,面对诸将提出的敏感问题,那刘琨也是把矛盾很是轻松的转嫁给了靳某人。

“什么,竟然是靳大人!这可就怪了,平时也看不到他的身影!怎么到了关键时刻,他就来了!”

“是啊!这一回,虽然我的战队夺不到第一军的牌子,但第三军还是有希望的,为什么,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啊!”

“小声点,你们没看见,靳大人就在这里站着的!”听了刘琨的话后,那十名主将也是小声的议论起来。

标签: